首頁|領導關懷
黨建研究
“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主題征文獲獎作品公告
黨建研究網>>閱讀天地

把握事物發展規律  提升戰略思維能力

尹建軍

馬克思主義認為,自然界、人類社會和思維都處在不斷運動、變化中,是一個由低級向高級不斷發展的過程。運動是物質的存在方式,發展是事物前進的變化或上升的運動。事物的發展是漸進性和飛躍性、前進性和曲折性的統一。這要求我們堅持用發展的觀點看待和處理問題,積極探索把握事物發展變化的內在規律,在紛繁復雜的國內形勢和風云變幻的國際局勢中不斷提高戰略思維能力,認清發展方向,保持戰略定力。

一、事物是永恒發展的

唯物辯證法認為,世界是普遍聯系的,相互聯系包含著相互作用,相互作用必然導致事物的運動、變化和發展。恩格斯說:“我們所面對著的整個自然界形成一個體系,即各種物體相互聯系的總體。”“這些物體是互相聯系的,這就是說,它們是相互作用著的,并且正是這種相互作用構成了運動。”所謂相互聯系、相互作用構成運動,是指任何運動都存在于、表現于事物的內部和外部因素的相互聯系和相互作用之中。所謂運動,是指一般的變化,是宇宙中發生的一切變化、過程中所共有的。運動是一切物質的根本存在方式,沒有運動就沒有任何事物的客觀存在。因此,用普遍聯系原理理解和把握世界的運動、變化和發展,有助于從總體上正確把握運動、變化同發展的內在關系。

發展,簡單地說就是“處在永恒運動變化中的世界和萬物向何處去”的問題。唯物辯證法認為,發展指的是事物上升的運動,是事物從低級形式向高級形式的變化,其實質是新事物的產生和舊事物的滅亡。發展,不僅是現實世界中隨處可見的普遍現象,而且是現實世界變化的整體方向和主導趨勢。發展的這種方向性,又是通過發展的過程性體現出來的。所謂過程,是指事物的發生、發展和滅亡,一個事物向另一個事物的轉化,或不同事物之間的相互轉化。因此,可以說,事物是作為過程而存在的,世界是過程的集合體。

唯物辯證法認為,不僅一切事物都在運動變化著,而且這種運動變化的主導趨勢和必然結果是新事物的產生和舊事物的滅亡。新事物是在舊事物的“母腹”中孕育成熟的,它否定了舊事物中消極的、過時的因素,繼承了其中的合理因素,增加了為舊事物所不能容納的因素,并具有新的結構和功能,以適應已經變化的環境和條件,因而必然產生;舊事物的結構和功能由于不能適應已經變化了的環境和條件,因而必然滅亡。新事物的產生和舊事物的滅亡是不可避免、不可抗拒的。

唯物辯證法揭示了發展的一般規律,為我們正確認識和理解發展問題提供了科學的世界觀和方法論基礎。堅持唯物辯證法的發展觀,就要堅持發展的觀點,把事物看作是一個不斷發展前進的過程。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就是不斷克服困難、開拓前進的。盡管我們已經取得舉世矚目的成就,但依然不能自我陶醉、故步自封、自我欣賞,而要保持居安思危、奮發進取的精神狀態,不斷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偉大事業。

二、事物的發展具有辯證性

唯物辯證法認為,任何事物既有質的規定性,又有量的規定性。所謂質,是指一事物成為自身并區別于其他事物的內部固有的規定性。質和事物的存在是同一的,不同的事物之所以不同,就是因為它們具有不同的質;事物一旦喪失了自己固有的質的規定性,就不是原來的事物而變成其他的事物了。所以說,認清事物一定要抓住本質,如果混淆了事物之間的本質區別,就會真假不辨、是非不清。所謂量,是指事物存在和發展的規模、程度、速度等可以用數量表示的規定性,以及事物構成因素在空間上的排列組合方式。與質的規定性不同的是,量在一定范圍內的變化不影響事物本身質的規定。如果量的變化累積到一定程度,改變了事物的本質,那么就是發生了質的變化。

因此,唯物辯證法強調,事物發展過程是質變和量變的統一。量變不是質變,但可以引起質變;質變不是量變,但可以引起新的量變。質變是量變的結果,又是新的量變的開始。量變—質變—量變,如此相互轉化、相互交替,形成了量變質變規律或質量互變規律,構成了事物的發展過程。正如恩格斯所指出的那樣:“世界不是既成事物的集合體,而是過程的集合體,其中各個似乎穩定的事物同它們在我們頭腦中的思想映象即概念一樣都處在生成和滅亡的不斷變化中,在這種變化中,盡管有種種表面的偶然性,盡管有種種暫時的倒退,前進的發展終究會實現。”

量變質變的規律表明,事物的發展是漸進性與飛躍性的統一。漸進性是指事物在量上發生的變化,是一種連續性的量變;飛躍性是指事物在質上的變化,是從舊質到新質的飛躍,是漸進過程的“中斷”。事物不是處在量變之中,就是處在質變之中,整個世界就是質變和量變交織的活動過程。同時,任何事物作為質與量的統一體,這個統一體現在“度”中。“度”是指一定事物保持自己質的量的限度,度的兩端都存在著關節點或臨界點,度就是關節點范圍內的量變幅度。在這個范圍內,事物的質保持不變;超出這個范圍,事物的質就發生變化。所以,事物的量變在度的范圍內是連續漸變的,表現為漸進性;質變是舊質的中斷和向新質的躍遷,表現為飛躍性。事物作為一個完整的發展過程,必須有漸進性的量的積累,然后才有間斷性的質的飛躍。

量變質變的規律進一步表明,事物的發展過程不是平直的、一帆風順的,而是前進性與曲折性的統一,用形象的語言說,是螺旋式上升、波浪式前進。事物發展的總趨勢是前進的、上升的,發展的道路則是迂回曲折的,這里體現的就是否定之否定規律。

唯物辯證法認為,任何事物內部都包含著肯定方面與否定方面的對立,由于矛盾雙方的相互作用、相互轉化,當否定方面由被支配的地位上升為支配地位時,事物便轉化為自己的對立面,由肯定自身達到否定自身,而后,再由否定進到否定之否定。這樣,事物便顯示出自我發展的完整過程。事物發展的總趨勢之所以是前進上升的,是因為發展是由辯證否定所組成的鏈條,每一次辯證否定不僅拋棄了以前發展環節中過時的、消極的東西,而且繼承了其中有益的、積極的成果,并且加進了富有生命力的新內容。因此,每一次辯證否定都產生出新的東西,從而使事物的發展達到更高的水平。作為聯系環節和發展環節的辯證否定就是“揚棄”,就是既克服、變革,又保留、繼承,揭示了新事物和舊事物之間的本質關系,體現了辯證否定的實質。

辯證的否定觀告訴我們,事物發展的道路之所以是迂回曲折的,是因為經過肯定、否定、否定之否定三個階段,矛盾雙方兩次向對立面轉化,使得否定之否定階段會重復原有肯定階段的某些特征,仿佛又回到了原來的出發點,從而使事物的發展呈現出曲折性。更重要的是,每次否定的實現,都是肯定方面與否定方面、新事物與舊事物斗爭的結果,由于雙方發展的不平衡,力量的此消彼長,斗爭的此起彼伏,決定了新事物戰勝舊事物的過程不會一蹴而就,很可能多次反復。由于主客觀條件的影響,即使新事物取得了支配地位,也可能出現舊事物死灰復燃的情況,使新事物的發展受到暫時的挫折,從而出現暫時的、局部的倒退現象,使事物的發展呈現出曲折的過程。

三、提高戰略思維能力,把握事物發展總體趨勢和方向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有世界眼光和戰略思維”,“要努力增強統攬全局的能力”,善于把握事物發展總體趨勢和方向。一般說來,系統思維側重于事物的普遍聯系,創新思維側重于事物的變化發展;戰略思維是一種綜合能力,既需要系統思維,又需要創新思維,要求把這兩個方面內在地綜合起來,使之成為有機的統一。戰略思維的對象,既是一個系統聯系的總體,又是一個變化發展的總體,如果沒有系統思維和創新思維的綜合統一,就無法真正把握這一總體。因此,要在普遍聯系和運動發展中把握事物的總體及其趨勢,就必須把系統思維和創新思維結合起來,不斷提高戰略思維能力。

戰略思維的根本特征是從全局而不是從某個局部來思考和處理實踐活動中各方面、各階段之間的關系,以把握規律、取得最佳實踐效果。因此,我們要深入學習掌握事物發展規律基本原理,結合實際不斷增強戰略思維能力。要把握全局與局部的關系。全局是由局部組成的,局部隸屬于全局,全局與局部缺一不可。毛澤東指出:“因為懂得了全局性的東西,就更會使用局部性的東西,因為局部性的東西是隸屬于全局性的東西的。”“指揮全局的人,最要緊的,是把自己的注意力擺在照顧戰爭的全局上面。”著眼全局,必須對工作有全局謀劃,不可陷入事務主義;必須以全局利益作為判斷是非得失的根本標準,不可因小失大。要把握當前與長遠的關系。戰略實施是個包含若干階段的過程,某個階段只能做那些當前必須做且可能做到的事情,不可超越階段;但在實現某一階段任務的時候,我們不能忘記長遠的戰略目標,要立足當前,放眼長遠,增強工作的預見性。要把握重點與非重點的關系。抓全局工作不能平均使用力量,要抓住主要矛盾,確定戰略重點。同時,也不能忽視非主要矛盾和其他工作,那些對全局具有制約作用的薄弱環節的工作,有可能成為制約全局和重點工作的瓶頸。因此,在抓住主要矛盾和重點工作的同時,要兼顧和抓好非主要矛盾和其他工作。要把握挑戰與機遇的關系。在看到機遇時,不能忽視其中蘊含的挑戰;在看到挑戰時,也不能忘記其中蘊涵的機遇。在化解挑戰中,要善于把握轉機,既要避免出現不利的轉機,又要抓住有利的轉機。要把握目標與手段的關系。戰略目標的實現,必須有切實可行的手段。目標與手段相匹配,就能夠使形勢向有利方面轉化,最終達到在競爭中勝出的目的,要學會用正確的方法做正確的事。

紛繁世事多元應,擊鼓催征穩馭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黨員干部要提高戰略思維能力,特別是在根本問題上,要有很強的“戰略定力”。在世情、國情、黨情發生深刻變化的形勢下,如果沒有足夠的戰略定力,很容易出現心理上的患得患失、行動上的猶豫不決、戰略上的搖擺不定;很容易舉棋不定,隨波逐流,進退失據,乃至喪失戰略行動能力,錯失當前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堅持戰略定力,要一以貫之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特別是在道路、方向、立場等重大原則問題上,旗幟要鮮明,態度要明確,不能有絲毫含糊。要堅持獨立自主,既不走封閉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制定政策特別是涉及全局性的重大決策時,要冷靜觀察、謹慎從事、謀定后動,決不能在根本性問題上出現顛覆性錯誤。推進全面深化改革中,要始終保持清醒頭腦,不為各種錯誤觀點所左右,不為各種干擾所迷惑,堅持一切從實際出發,以我為主,該改的堅決改,不該改的堅決守住,牢牢把握改革的領導權和主動權。要堅持穩中求進的工作總基調,有定力并不意味著一成不變,而是要把握好變和不變的關系。“穩”也好,“進”也好,是辯證統一、互為條件的。推進各項工作,都要審時度勢、深思熟慮、尊重規律,該穩的要穩住,該進的要進取,把握好工作的節奏和力度。要在復雜多變的國際局勢中堅持聯系的觀點和發展的觀點,善于審時度勢、內外兼顧、趨利避害,從國際形勢和國際條件的發展變化中抓住本質和運動規律,把握方向、用好機遇、創造條件、駕馭全局,真正做到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船。

(責編:皮博、高雷)

重要文章

京ICP備17014157號-1
版權所有 禁止復制
欢乐生肖平台